木留尘

慧海痴山倦与酬

陈洪绶的芙蓉。去年临过一次,还挺喜欢,今年再画把扇子。

 撒盐好难啊,怎样才能撒出好看的盐花啊(ㅍ_ㅍ)

酢浆草。

因为懒所以没画菊花……

友人定制,60×60厘米牡丹,准备挂在客厅(˶‾᷄⁻̫‾᷅˵)

木兰花·岁既晏兮孰华予

一帘桂雨香柔软,一耳梧声幽岁乱。一灯虫露魇重重,一念万愁筹莫展。

风尘劫是芳华幻,啼血余年赊愈短。忏回依旧对荒芜,但愿芜园荒缓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