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留尘

慧海痴山倦与酬

清平乐·题木槿画扇
色声香味,危杪参差坠。有蝶曾知悲欢髓,有客曾贪妩媚。
恨海尽处情天,惘然一段华年。侧首天涯灯火,梦中过此人间。

“木槿朝开而暮落,其为生也良苦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(李渔《闲情偶寄》)

题扇
万花眼底剩腥红,缓缓青冥绽到空。
此后何须长附掌,人间从未少霜风。

一边画,一边想起了王尔德的《夜莺与玫瑰》

又要开始画新书了,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画到扇子上去……

浮生坐到茫茫白,纸间未负殷殷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