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留尘

慧海痴山倦与酬

新书的人设。这下连过年都要赶稿子了

( ᵒ̴̶̷̥́ωᵒ̴̶̷̣̥̀ )

新的出版社,新的稿子,新的……野猪……

小寒。

无雪,欲雨。草木尚青,茶梅盛开。

新年的第一张画,就给这只天天跑来讨吃的小奶牛吧。

这一年也要好好的呀😘

一九过尽,天正雪。

楼前的结香似乎一夜之间落光了所有的叶子,挺立出一个个花苞。玉兰的花骨朵也在悄悄酝酿中。

都要珍重呀(˶‾᷄⁻̫‾᷅˵)

冬至的习俗,最让我挂念的,除了要给奶奶烧抄好的经文,要喝甜甜的冬酿酒,就是写九消寒了。

古人真是极其风雅,无论是写字也好,画圈儿也好,点梅花也好,每天涂抹一点儿,每天记录一点期盼。九九八十一天后,画成,字成,春天也回到了人间。

很喜欢“垂柳亭前珍重待春风”这句话,又温暖,又温柔,又充满希望。所以画了九枝柳条儿。正好也有二十四节气的彩墨,便从冬至的深黑色开始涂吧。每天一片,慢慢看着它颜色变得鲜亮起来。

凛冬将至,垂柳珍重,诸君珍重。

附多年前旧词一阕:

【虞美人·冬至写九】 
偶然念起趋前席,侧首流光壁。如今人事似空枝,可以隔云隔水看当时。 
素笺熨久毫尖软,呵手熏笼暖。坐深银漏试从容,垂柳亭前珍重待春风

新的合作,新的稿子,新的尝试。

新的一年也要加油鸭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