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留尘

慧海痴山倦与酬

陈洪绶的芙蓉。去年临过一次,还挺喜欢,今年再画把扇子。

 撒盐好难啊,怎样才能撒出好看的盐花啊(ㅍ_ㅍ)

南天竹的叶子。同一个灯光下的色差怎么这么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