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留尘

固执初心,感恩相遇,命到危悬渐渐宽。

花好月圆

昨天《生死恨》的那段流水,让我想起了很多年前填的一阕词:

摊破浣溪沙·致欲寻我者
劫在春风劫在灯,劫灰昨日已倾城。花好月圆人亦寿,是来生。
从此悲欢皆莫问,云横水阻雁愁行。偌个尘寰真寂阔,可忘名。

那时候以为感情是天大地大的事,现在越来越觉得,除了生死,人生真无大事。现在所有的努力,不过是为了以后修个好死罢了。
或许有一天,生死也能轻。

评论(6)

热度(11)